冬令驅寒的聖品・binilawi樹豆小米糰湯

用餐時刻,仔細端詳手上的菜單,若有留心品項的分類與配置,湯品總是被默默的歸類在角落。

只有在冬季冷洌的寒意直搗心坎兒裡時,心中不免渴求一碗熱湯,想感受暖胃舒心的幸福。不過在原住民族的飲食文化中,湯料理融合了各食材的精華熬煮而成,甚至可以變成一道主食來享用。冬季臺東戶外刺骨的東北季風呼嘯在吹,室內部落廚房的鍋爐火熱燒著的是限時、冬令驅寒的聖品排灣族的binilawi 小米糰樹豆湯,享受大口喝湯的暖心愉悅。

發酵後有異國風味的小米糰,遇見傳統作物的樹豆一拍即合。

binilawi 小米糰樹豆湯,選用了臺東南迴三寶裡的小米與樹豆,拉勞蘭的美花姐說:「小米要先泡過水,但是老人家是沒有在換水的,會放到長蛆,就是要有很濃厚的發酵味道。」這日要烹煮的是經過三個星期浸泡的小米,將鼻子湊近一聞,發現!那彷彿是義式料理的乳酪氣味正飄散著,時光沈澱後的滋味,香濃而醇厚。 樹豆是湯品內不容小覷的配角,它是部落家庭廚房內常見的食材,每年的1、2 月間播種,等到年末之際方可收成, 將豆莢內的渾圓飽滿的樹豆取出,能日曬至乾儲糧備用。樹豆雖然不是市面上孰為人知的經濟作物,但對於入山農忙或獵人上山打獵時,樹豆營養成分高且不造成重量的負擔,是再好不過的行動儲糧。

美花姐的binilawi 小米糰樹豆湯是家傳大食「補」,年幼時媽媽在做的時候,她會在旁邊當小助手,耳濡目染也就學成了。在冬季,剛好正值樹豆盛產的時令,來上一碗營養補足精力充沛、身體也暖和了。她說到:「以前的人雖然吃得很簡單,小米糰裡面也可以是很有料的!可以包醃豬肉塊,煮起來很大一顆,就可以直接當作一餐了。」binilawi 小米糰樹豆湯雖沒有吸睛的外表,卻有著部落勤儉生活的甘美滋味。咬開小米糰入口的是奔流的肉汁,心中感受到的是無限暖意之外,更體會到美花姐承襲了母親的好手藝、呈現原住民族飲食文化的心意、對土地的敬意。

文字採訪:Lisin Icyang(田瑞珍)

平面攝影:高信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