部落的山系料理・能量補給小米糰cinuku

日本國寶級料理家辰已芳子女士,在其著作《生命與味覺》提到:「撫育我們生命的,正是味覺。」原住民族以直覺感受世界,在嗅覺、味覺亦是,在外人看似豪邁的手法與選材,卻也因這樣的巧思,才能在各類食材的搭配撞擊出完美的火花,讓樸實的滋味躍上枝頭當鳳凰。

在地風土餵養的糯性小米、芋頭、未熟成的香蕉、紅藜還有花生,是原住民族料理中常見的傳統食材,也在飲食文化中有各自的版圖,在經過拉勞蘭小米工坊的曉鳳姐的巧手加工後,不知怎麼的總是能擄獲各方來的風格獵食者。這日,曉鳳姐頻頻上演日常的穿越劇,往來室內廚房與戶外工作台之間,準備做出讓傳統食材風味加乘的cinuku(芋頭糰)。

據說cinuku 以前是入山時才會製作,在山林裡穿梭實在不方便定點休憩,為了減輕負重量一切從簡,cinuku 好攜帶且富營養,成為了大量勞動後最好的口腹慰藉。

曉鳳姐:「時代不一樣了!現在演變是有喜宴才會做。」不一會兒,搬出待會兒粉墨登場的杵臼,一切就緒正式進入製作的工序。將食材按照不易熟的程度,首先放入芋頭與地瓜,接續是紅藜、小米,最後將未熟成的香蕉去皮,置於最上層。

前面的材料是部落常用的經濟作物,唯獨香蕉少見於部落料理食材中。曉鳳姐闡述加入香蕉是老人家傳承下來的食物智慧,所有食材蒸熟之後會再搗攪後、用手塑型,為了不讓完成的Cinuku 久放後變硬,而影響口感,才加入香蕉調和也增加香氣。

最後做Cinuku 的重要步驟, 是需要兩人持杵輪番敲打蒸透的食材,擺在一旁的杵臼已蓄勢待發。曉鳳姐提到:「結婚迎娶的時候,可以用Cinuku 來考驗男方的體力,搗到成型,最粘也最耗力氣。」起臼後灑下搗碎的花生,為平實的cinuku增添了豐富的口感。貌似配料簡單的cinuku,其中不難發現潛藏的驚喜與用心。若當成是行動糧,沒有香蕉當生力軍,硬梆梆的cinuku 難以下嚥,古老食物保存之道是幾番嘗試的食知識,天生萬物,一定有其功用與貢獻。

桌上飄來撩人花生香的cinuku,從備料到成品,找不到一絲應付了事的細節。仔細看可以觀察到細小顆粒的小米與紅藜,直接吃進食物原型的新鮮滋味。部落美食未過度調味、不追求味蕾的刺激,讓每一口都與在地風土食材做直接的聯結,展現原住民族款待每一餐的態度。

文字採訪:Lisin Icyang(田瑞珍)

平面攝影:高信宗